女老板色眯眯的眼神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我不知道是否每一个初步社会的学子都会面对这些?迷茫,失落,对自己产生质疑……不是没有能力,没有的,仅仅是机遇。拿起报纸画圈,大的公司不敢想,走几个小的还行。打了几个电话,运气好让我撞上家公司同意面试,心想着这次可不能再搞砸了。上次去的那小公司,女老板色眯眯的眼神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但愿这一次不要再遇到这种倒霉事。来到一栋大厦前,抬头,够高的,我琢磨着停电的话步行上去会不会很惨?大厦的保安措施不行,空荡荡的大厅居然连个坐班的影子都没有,四下张望对准了电梯走去。预约的是位于十层的一家小广告公司,刚开办没多久,估计不会太过苛刻吧?再不行,业务员我也做了。我边心存侥幸边盯着数字灯在四楼停了片刻又继续往下,不出几秒,“铛!”的一声门开了。往侧让了让,走出来了好些人,高矮胖瘦行色匆匆,最后一个胖女人走出来时差一点儿没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呛死,不知道旦旦闻到这味道会有啥反应?走进电梯,就我一个人,那刺鼻浓烈的劣质香水味还没消散,再多来几个这样的女人估计这世界就没有害虫了。正想着电梯门眼看就快关上,突然一只脚插了进来,而且脚上蹬着一只高跟女鞋,真是勇猛啊!那女人八成穿的是短裙,不然不会整只白嫩的大腿都露了出来,不要想歪了,人家有穿丝袜的。电梯在碰到那人的脚后又缓缓的打开了,一座衣服堆成的小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那座小山晃悠着进来了,我一手按在开门键上,一边耐心的等待。“等一下!”不慌不乱的声音传来伴着急促的脚步声,不到几秒中,一个长相秀丽的女孩子出现在我面前,呃,是电梯门口。凭着她手中花花绿绿也抱着的一大堆衣服,我判断她跟电梯里的女人认识。果然,见她无框镜片后头的视线落在我身上半秒,很快就走了出来,不过在她后头跟着另一个身着制服的男人。男人一脸为难又腼腆的望着电梯里带着眼镜的那个女人,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一手撑在电梯门上着急道:“小姐, 两码中特高手论坛你那车不能这么停啊!快把它开车吧!后面的车要进不来了。”只见那女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白姐必选一肖一码不过眼中闪过的厌烦却毫不掩饰。“你先上去吧!”她对着那堆衣服山说完话后就把手一大摞又堆了上去, 香港蓝月亮精选免费资料只见那山颤了颤,下面那双高跟鞋踩在了另一双黑色女式平跟鞋上。那女人眉头皱也不皱把脚一抽转身离开了,脚步不紧不慢,可怜的保安无奈的随她身后离开。电梯门总算关上了,这时衣服山后面探出一张脸来,是一张化了淡妆显得很饱满的一张脸,给人的感觉像个甜姐儿。“麻烦十八楼。”女人的声音给人甜而疏骨的感觉,腿都要打颤。可怜随着她这一细微的动作那座山眼看着就摇摇欲坠。“啊!……”随着一声甜腻做作的惨叫声,眼看顶上就要崩塌,我连忙靠过去眼明手快的将一大堆衣服抱入怀中。那女人夸张的舒了口气,她的脸终于全露了出来。“谢谢!”在她带着酒窝的甜笑中我居然会有些不自然起来,一时不知道该点头还是回人家一个微笑,干脆就一动不动自挺挺的站在那里。电梯稳当的向上爬行……“铛!”的一声传来,抱着一堆衣服心上一惊,抬头清楚的看到数字十八在闪,电梯停顿片刻后电梯门缓缓打开,那女人很自然的跨了出来。我忘了摁十楼键了,我面试的公司可是在十楼啊!“怎么了?”刚走出去两步的女人回过头来望着我问道,我这才想起手上还抱着人家的东西,资料专区再看看她恐怕是不可能抱得完了,而且她脸上明显也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算了!好人做到底吧!反正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这一想通忙快步跟了上去,那女人脚程还挺快的,看上去是个利索的人。穿过中堂过道右转走过长长的长廊,两边看上去全是大大小小的公司,灯光倒挺亮堂的。走在绿色的地毯上,心里胡乱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这里边那些白领一样坐在办公室里,什么也不干翘脚看报纸呢?随着前面快步的女人走到尽头又一个右转眼前突然一亮,这里简直就一热带雨林嘛?再定睛一看,比外面装潢得都要别致的大门,这条走廊较前边那个要短许多,离另一个尽头总共不到十米的距离,而且两边各只开了两个门,显然是把所有的房间都打通了。扫了一眼门口接待台后面那几个大字——“明星广告公司”。女人很自然的把我领了进去,前台是一个腼腆的高挑型美女,看上去挺年轻的,只见她抬起头来轻声叫道:“红姐,你回来了?里面都等急了。”“我知道了!”那个叫红姐的女人胡乱的点了个头又加快脚步往里走去,尴尬的避开前台小姐疑问的眼神我连忙快步跟了进去。前台那堵隔墙后头简直另一翻天地,除了左手边可以看去是一排公办室外整个空间几乎都被利用得滴水不漏,豆腐块般被木板间隔开的办公间齐整的展现在我眼前。当然,拥有着丰富求职经验的我当然不会被这阵势给唬住,在过道的尽头找到那女人的身影,难道后面还有空间?我纳闷着,如果真是这样这公司的地盘还真够大的。“你在那等一下!”女人突然高声向我喊到,原本埋头苦干的人像乌龟般都把头探了出来,朝她望了过去,又顺着她的视线最终落到我这边来,弄得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那女人一闪没影了。幸好没过多久那女人又空手跑了过来,一把抱过我手中的衣服,跑了几步顿了一下,似想到什么回过头又对我高声道:“你先坐着等我一会儿,喝杯水再走。”我顺着她弩嘴的方向转过头才发现在左侧靠墙的位置有张沙发跟茶几,过道本来就不宽,坐在沙发上就显得更窄了。茶几上只有几张旧报纸,也没人来跟我倒杯水,我只好无聊的四下张望。在我正前方的位置正对着一小块豆腐,里面坐着的是个小伙子,面色铁青的面对着电脑,额头上冒头豆大的汗粒。我很好奇什么样的工作会使人像得了场大一病一般便朝他电脑屏幕仔细的看起来。原来是在做电脑平面图啊?似在构思设计一个样稿,看他操作的工具软件正是毕业考试中的其中一项,一时来了兴趣,想学学,不知不觉就站起来靠了过去。不知道那人是太专心还是怎么了?也没见他有动静,于是我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看他怎么弄。看着看着发现不对劲,上面错了不少地方,一再掂量的确是错了没错,于是一不小心手就点在屏幕上错误最明显的位置,嘴里的话就溜了出来。那人还挺有涵养的,转过头来望着我,眼中满是诧异,不过很快的他视线又回到屏幕上认真的好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嘴里称是,感觉还挺受用的。一阵熟悉的刺耳脚步声传来,我扭头看过去,果真是那红姐儿,只见她慌慌张张的走出来,手上空无一物,哪里有水的影子?看来是差一点儿把我给忘了。她四下望了望,终于看到我,明显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又朝我冲了过来,正在这时,我身边那个瘦弱的年轻男人突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